人形丿星薇

Full name:莺夜 星薇
Birth day:5.27
Mailbox:2593823859@qq.com
世界总称:鸟笼的花园(Birdcage' Garden)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CN/yingyexingwei?event=0
—————————————————————————
未经允许禁止二次发布转载使用
【同人作品】方面可以适当使用和储存,需要经过我同意
请不要扒我黑历史"(ºДº*)!
不定期更新,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人很蠢不擅于表达,反射弧长
欢迎向我提问关于OC的问题(๑´u`๑ )

微博、MediBang、推特@人形丿星薇

鸟笼的花园(Birdcage' Garden)

“我无法预测那个时间,也无法预测那个世界……但我将梦想寄托,小心地放于那里,期望它能为花园出一份力。”          ——某人


『鸟笼的花园』(Birdcage' Garden,简称BCG)是一个大型统称,包含了无数个世界以及宇宙,任何一个可能存在或能想到的时空。它包含了无数个平行宇宙,也包含了无数个独立的故事,尽管有相似却独一无二,彼此之间也不会知道对方的存在,除了那些机缘巧合。
“鸟笼”代表有人掌控,限制范围却又维护秩序;“花园”代表多样性,生生不息而各放光彩。两者相兼容,即为可以发生的故事。

据传言,这无数个世界也为一个“造物主”(只是一个形象点的称呼)所造、管理。每个世界都会链接着“造物主”的“发丝”,“发丝”垂挂于空中,像极了悬挂着银丝的精致球形饰品,它同时也有很多形容。
如同星座挂在高高夜空中可以相互连线,也像蜘蛛网上悬挂的水珠;像河塘里的浮萍,也为鳞片一样相互交错密不可分。
明明连线很复杂,却又层次分明而好梳理。

“造物主”基本每时每刻都要保持无意识状态,只要有一点动作,波动就如同涟漪一样扩散,通过链接震动某个世界,不论地区也不论时间,随机额外发生大灾难。
创造世界之后好似没有它的事了,它本身的工作也只是作为“柱子”支撑着无数个宇宙的协调性。
“造物主”只是一个传说,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它的存在,但“管理员”的存在却显得真实很多。作为管理员,拥有独特的工作和性别代表词“他”。
两人都所属于一个名为“空白世界”的地方,又可称起源之地,但究极算不算一个宇宙还有待考究。白茫茫的一片,仅有一面清澈的泉镜和一个放着书与羽毛笔的台子。通过圆形的泉镜之下可进入“反面”里,但也可以说上即是下,而一人为上一人为下。
尽管无人到来过,但可以肯定地说,任何不属于此地的外来人侵入这里,都会产生黑色污秽。由无数个点呈圆形迅速扩散开来,蔓延整个反面,这对“造物主”来说是致命的,因此它会需要“管理员”的清理。
“管理员”有自我意识,但没什么感情,也不需要感情,严格地监视每一个世界、平行世界、每一秒、每一个生物,不知如何在每一刹那间做到的,只是永远将所见之事记录在永远写不完的白色书本上,只是永远透过上帝之眼纵观全场。名为上帝之眼的眼眶形窗户,在任何角度都能见到它,它也能从任何角度看见一切,但无法看见空白世界。
他所在的位置也被称为『铁鸟笼』,将所有规则外的人囚禁在这个看似生锈又毫无锈迹的无限大鸟笼里,既是无限大亦可是循环。铁鸟笼里的犯人,是无人审判的,永久在里面活着,虽然可以见证空白世界,到头来却还是生不如死的人。但规则外之人这个概念本就无法准确描述,每个人都是根据自己原本隶属世界的标准进行的,放在其他世界,却无法共用。
除了这些,他们不能干扰任何人,也不能审判任何人。他知道,自己其实也是规则外的人;他知道,“造物主”也是规则外的人;他知道,他们甚至不算是人。他知道,甚至严格一点来说,这里几乎没一个人是需要遵守宇宙规则的。

每个世界都与“造物主”连接着,也就是说在某个情况下会影响到别的世界(但不是每一个),就像信号一样传达着,呈圆形信号扩散,接收都信号的世界会将某些规则变为一体。比如『梦境世界』的信号,将普通的梦转变为貘的梦;比如『阎堂地狱』的信号,将原本生物学死亡的死者灵魂抽离送往地狱。
就是这样的信号,使得一定范围内世界规则的改变,但又不会使之发生冲突,也能完善信号源的世界。但这只在信号范围内有效,离得越远,改变规则的力量就越弱(阎堂地狱的信号扩散强度比梦境世界高很多)。

正如一开始提到的,“造物主”的“发丝”作为纽带链接着所有世界,也就是每根“发丝”都能对应一个世界——“管理员”的头发数量和“造物主”的绝对一致。长度几乎无限制,只要链接着,“管理员”就能从上帝之眼看见这个世界。
“发丝”的链接只会因为外来因素和世界毁灭而断开或消失,变成废能量被“管理员”回收收集,但“管理员”对应的头发只会消失而不会产生废能量(某个新世界产生完整后也会)。对应的“发丝”被销毁、而世界完好无损,就会发生暂时没办法观测它的情况,直到七时过去才能再次链接起来。
废能量是一种会爆炸的灰色球形物质,不回收清理掉会一直停留在空白世界的任何地方、任何夹角,甚至能穿透正与反面。因为无法预测它的爆炸时间以及稳定性差,所以会造成巨大的隐患。
该怎么处理呢?该如何回收呢?这样的问题从疑惑出来的下一秒就被解决了。他发现了猫箱铺界.P——这个不属于任何地方,甚至不属于空白世界的造物的门,通往任何一个平行世界的门。那门所需要的能量巨大,恰巧是废能量爆炸时所产生的量。每回收一个废能量,就会立刻送往猫箱铺界.P的身边,它会将其作为食物吃掉,在体内迅速转化成稳定的、维持自己运作的能源。只需要一个就好,剩下的纯洁能量将还给空白世界所用,当能量释放时整个空白世界也会继续运作。
少了猫箱铺界.P,空白世界的能量循环也会发生改变。

猫箱铺界.P能打开平行世界的门,让各个世界之间拥有相互意识到对方存在的机会,甚至能让彼此进入对方的世界里。但如果它将某个平行世界遗忘了,那扇门就会消失,钥匙会被它吞下,一旦忘掉了是无法想起来的,恐怕除了具备“能够前往别的世界”这种特殊能力的人或机构,是再也无法去往那边的了。不过即使没有猫箱铺界.P,没有一开始它让人意识到别的时空的存在,也还是能被知道的。
它总是在夹层空间中休眠,夹层如同两张纸之间,明明有一个多余的空间却又没有。

少数人想知道那个地方,但反正“造物主”论只是传说,一个世界为一整个宇宙,想到那儿还太遥远了。比起“造物主”,“管理员”反而更像真实存在的人,也许它本来就是虚构的,也许它们是任何形象的人、机器或生物。

反正也只是传言而已,没有确凿的证据,无人追究。

🌺🌺🌺
『你想听我讲故事吗?』
『想听哪个呢?从一到一千零一,你选一个数字吧。』

花鸟风月
吹开迷之地
掀开迷雾
有人在散步
也非闲人
是一个过客
看眼鸟笼
鸟儿身半出
也只不过
想将梦装住

我们能相见
自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