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丿星薇

Full name:莺夜 星薇
Birth day:5.27
Mailbox:2593823859@qq.com
自家世界总称:鸟笼的花园(Birdcage' Garden)
—————————————————————————
未经允许禁止二次发布转载使用
【同人作品】方面可以适当使用和储存,需要经过我同意
请不要扒我黑历史"(ºДº*)!
不定期更新,人很蠢不擅于表达,有点反应弧长
欢迎向我提问关于OC的问题(๑´u`๑ )

微博、MediBang、推特@人形丿星薇

带着一波换装来了jpg
P1-6自设,P7-10自设性转
头图不好看我知道但是请看看最后几页啊(不)

#0063-Sremat


—Ysatnaf马戏团—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与动物交流
生日:3.28 身高:160cm
喜欢:水果、贝壳、红白色、和平、狮子麦克、海螺、五白花
讨厌:马陆、被认做极恶恶魔、强调自己很惨
害怕:?
兴趣:聊天、收集贝壳
住所:Ysatnaf马戏团

Isucric离开几年后,才刚来到马戏团停留地区的元气又善良的恶魔小姐。和传统恶魔不一样,她不爱恶作剧,也不爱欺骗人,也不像恶魔。只要稍微隐藏,她就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因此没人能发现她。
虽然在人群中会藏起来,但如果对她说她的双角像贝壳的话反而会很开心。像火一样热情,笑起来像个小孩子,喜欢沙滩上的海螺和贝壳,似乎有收藏不同花色的兴趣。
当时的Ysatnaf马戏团里,驯兽师是很普遍的那种,就算让他对动物好点,也会因为觉得动物很笨、一直都学不会而鞭打它们。
借着偶然能观赏马戏的机会,她听见正在表演的动物很不开心。Sremat看不惯,便申请加入马戏团做驯兽师,把之前的驯兽师赶走了,正好她当时也想找个能逗留的地方。能和动物(虫子不行,体积太小了,只能和肉耳能听见声音程度的动物交流)交流的她从不强迫动物,虽然有时会因为需要而严厉,但在马戏团留下的动物一定都是被她告知过有多么辛苦的,自愿留下的。有这种觉悟的动物实在是万里挑一,因此从幼崽开始选择也是很重要的,幸运的是她找到了。调解动物之间的矛盾和指导、安抚、玩耍、训练,这些其实相当辛苦,但她又很开心。也许在外人看来还是同等于欺骗动物,但至少会比之前那位驯兽师好太多了。
巧妙地将演出对动物的身体伤害降到最低,安排了更适合它们的表演,因此像传统的动物表演反而见不到了。通过一点点悬空术的帮助,让大型动物表演时的骨骼压力减小了一些。
有些喜欢Naicigam,不像是暗恋那种喜欢,是发自心底却自己不认为能做到而放下的喜欢。但她反而挺轻松的,也不会嫉妒对方有没有其他喜欢的人。有顺便帮忙照顾Naicigam用作表演的鸽子,而Naicigam的宠物金鱼不被她照顾,但她也喜欢这只金鱼。和Naicigam合作也是经常的,不过要注意不能暴露这个马戏团有魔法这件事,所以不可思议的表演其实为数不多。
马戏团不能去海边是唯一的遗憾。

「圣诞节前夜,会有圣诞精灵出没」
黄色的精灵会送特别乖的孩子额外礼物,里面有可能有松果、歌声、星粉或雪花水晶球
绿色的精灵组织工作,包装礼物、标签礼物,它可能有些吵
红色的精灵赞颂圣歌,美好的音乐传达四方,能看见它的话一定会得到一年的幸运

#0062-Ietone


—Ysatnaf马戏团—

性别:♀ 种族:半人类
能力:撒出星屑
生日:2.28 身高:159cm
喜欢:向日葵、塔罗牌图案、星星、哑剧表演
讨厌:鱼腥味、粘糊糊的虫子
害怕:粘糊糊的虫子
兴趣:栽培向日葵
住所:Ysatnaf马戏团

如果不是马戏团经常移动,后院绝对会有成片的向日葵花田。如果不是马戏团经常移动,她种的向日葵不会挤在小小的盆栽里,但这向日葵如同太阳一样温暖大家。
Ietone是Ysatnaf马戏团三姐妹中最小的妹妹,Isucric和Iladeas相差一岁,之后因为父母想要个男孩而让Ietone诞生,但仍然是女孩。刚出生后母亲就因为发现魔法这件事离开,父亲受到打击而对她不管不顾,而后天的影响使她性格非常敏感,很内向,有些自卑。Isucric和Iladeas都希望她振作起来,她也不想一直这样,只可惜Isucric离开之后一切变得更严重了。
不过,时间会冲淡一切,会改变这一切的,总有一天会变得更好。马戏团来了新人,又离去老友,如此反复,直到今天。Ietone一直没有加入表演,只是在幕后工作、打杂罢了,却也是不可或缺的成员,很努力地在弥补自己的无能。大家都很喜欢Ietone,Ietone也没有把坏情绪传染给别人,也总是很安静害怕打扰到别人。
和姐姐一样会一点非常非常普通的魔法,食指和大拇指相扣成环形,从环中间吹一口气能挥出许多闪闪发光的星屑,在空气中停留几秒就会消失。作为演出特效并没有用处,实在是太少了、范围太小了,但作为点缀应该能有用处。

某日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走在钢丝上,马戏团的所有人都来看她第一次走上钢丝、在上面表演,甚至没有事先准备过,Iladeas赞叹不已。但走到一半后,景色变暗,她从钢丝上摔下来,下面没有气垫,醒来后也不过是梦一场。
一直这样下去真的好吗?不知道为什么会从小到现在都当个没用的家伙,Ietone,真正地走上了钢丝。她一直都很恐高,尽管非常向往马戏团里所有人所做的工作。在梦里,Iladeas是第一个看见她表演的人,而在现实里,Sremat是第一个,然后她才叫来别人。Ietone成功完成表演,这是她的一大步,对别人来说有点没脑子的感觉,可对马戏团的人来说也同样的一大步。除了走钢丝,她也会学习其他的技艺,虽然不能马上就上台表演、同样也会怯场,但是没关系,随着时间一起走就好了。
说不定哪天,能收到Isucric回来的消息。说不定哪天,曾经那个母亲,会抱着纯粹的观众的心态来看她们表演。为此,她从现在开始不能被落下。
马戏团的所有人都是如同她一样的星星,在黑夜下表演,这时代璀璨的群星。

#0061-Ilabeas


—Ysatnaf马戏团—

性别:♀ 种族:半人类
能力:操纵特制玻璃球
生日:4.28 身高:164cm
喜欢:甜甜圈、塔罗牌图案、月亮、蝶翅图案、条纹、磷光、猴子
讨厌:洋葱、马蝇
害怕:失误
兴趣:乐器演奏、翻花绳、走钢丝
住所:Ysatnaf马戏团

当母亲离开时,Ilabeas刚满三岁;当Isucric离开后,她代替姐姐负责整个马戏团,如何在这个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流行马戏的世界里站稳脚是她正在担忧的事。
表现为坚韧,实际上也很害怕,但将害怕转为强大才是她最擅长的事。发起火来可能比Isucric还吓人,是个非常坚强、可靠的姐姐,如果不说的话会有人觉得Ilabeas才是大姐(虽然有被评价成大姐头),而在排练和训练方面也是颇为严谨的。
也许她没有Isucric那种来自长女的庄严,没有Isucric的技巧,但正如Isucric所说的她能做得更好。
不喜欢吃洋葱,但会叫别人吃,因为洋葱对身体很好,因此总会被同样不喜欢吃洋葱的人反驳“你自己不也不吃吗,是想推给别人吧,太狡猾了!”,但其实只是出于好心而已。
作为巫师和普通人类的孩子,三姐妹并不能使用什么厉害的魔法。Ilabeas只能操纵父亲给她特制的玻璃球,一共六颗,虽然很重,但不论是朝哪个方向转,里面的心都不会动摇,一直保持着水平线。只不过这是她小时候的玩具,在实际运用上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非常坚固,从五米高空坠落也毫发无损。
Ietone是最小的妹妹,是Ilabeas最担心的成员,因为她非常敏感,没有过分溺爱她却严厉不起来。姐姐像太阳一样照亮马戏团,而Ilabeas则像月亮一样温柔对待着马戏团的群星们。

#0060-Isucric


—Ysatnaf马戏团—

性别:♀ 种族:半人类
能力:操纵丝带
生日:12.23 身高:168cm
喜欢:牛奶起司、班戟、塔罗牌图案、太阳
讨厌:破损
害怕:破损
兴趣:?
住所:?

在星夜下举办的马戏,那轻盈的身姿,绝美的动作,飘扬的发丝,仿佛都不是在看一场马戏,而更像是目睹一场独一无二的剧场。这样的天才为什么会离开马戏团,还要从她的母亲以及她幼儿时期说起。
母亲是一步步从最底层呕心沥血爬上来的“贵族”,但最终在她完全成功之前家族就没落了,身份再次变得低下,甚至比之前更糟。有一天,她被看上其美貌的马戏团团长娶走,但更重要的是合作关系。本身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先找到依靠,日后再思考如何迈向那个美好未来,Isucric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要强的人。
但他们两个都没想到最后日久生情,真的爱上了对方。
当Isucric和Ilabeas诞生时还没有什么异样,直到Ietone的诞生,母亲才发现那团长竟是货真价实的巫师,也才发现Isucric拥有一些魔法。但那都不够强,生为半个人类的缘故她们不能像父亲那样使用魔法,简直和普通人无异。
只是关于身份这一点让母亲十分悲愤,也可能是出于她之前的经历。但再怎么说,也是到第三个孩子的诞生才发现。这世间有各种人,而她的母亲正是这样的人,再爱家人也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她对魔法的恐惧胜于喜爱和利用它。因为在那个时代,魔法吧认为是非常恐怖的东西,胜于天灾,甚至因此很多魔法使用者们不得不离开或隐藏事实。她决定重新开始很久以前就停掉的计划,也就是离开马戏团,前往自己以前的无聊目标。
在外人看来是无法理解的做法,不管是Isucric,还是马戏团的成员,或者是父亲。母亲当着三女儿的面道别,希望Isucric能代替她照顾好妹妹们。
对她说完之后,母亲,离去了。
她当时好想追上去,好想让母亲别走,问清楚没有说明白的情况,但她没有这么做,因为她非常害怕。尽管悲伤却很快就冷静下来,好像在Isucric看来是潜意识里就明白总有一天会到来的事,但不知道是哪一天。
母亲抛下的一切都需要重新找人打理,但父亲却非常消极。于是她作为长女尽可能地做到最好,多做些事来分担,并且祈祷只要让马戏团名声更加好后,母亲就会回来了。但是一直到年纪最小的妹妹开始懂事、父亲忽然去世、Isucric完全继承马戏团,母亲也没有回来,甚至完全没有她的消息。尽管在Isucric的带领下马戏团逐渐出名,但马戏热潮似乎有些减退了,现实似乎和她想要的结果已经开始不同了,就像母亲所经历的一样。
在这之后的某天里,因为Ysatnaf马戏团是移动马戏团,所以经常会去新的地点,三姐妹们坐在马车上,Isucric望着窗外的风景。忽然,她发现马路对面身着白色连衣简裙的女人有些眼熟。
是母亲。
她们立刻下车,去追赶那个直觉告诉她是母亲的女人——她绕过转角,搭上电车即将离开。徒步是不能追上的,但三姐妹能合力追赶,Ilabeas从房屋上跃到电车顶部,吓得乘客叫司机,她透过窗户呼喊着母亲。她坐在电车里十分惊讶,一眼就认出来是Ilabeas。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以这种形式见到女儿,但没有显露出想逃的意思,却有些许的害怕感,她还仍然还活在过去的阴影里。电车被迫停下,她连忙向司机道歉,然后下车看望那几年未见的三个女儿。
这并不是Isucric想要的见到母亲的形式,但她们还是相遇了,甚至有些太过突然而不知所措。
相见一点也不美好,对话也不美好。虽然没向母亲抱怨,母亲也没多说什么,关于自己的私事没有一方唐突提起。但是母亲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母亲了,她的衣着质量相当好,也有淡淡的香味,这证明她过得很不错。虽然为她感到高兴,但模式感始终无法褪去。
那已经不是母亲,而是名义上名为“母亲”的陌生人罢了。她已经有了全新的生活,也有完全不想再面对的过去,不管她是否撒了谎,已经得到足够地位的她也不会回来了。
大家心里一定都知道的吧,Isucric只能暗暗地想,然后享受短短几秒的拥抱。
只有短短几句话,短短的问候,告诉对方自己过得很好,几个推辞,母亲搭上电车再次离去了。
三姐妹心里的大石头好像变得更大、更沉了,丝毫没有落下的感觉。到底是哪里不对呢,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到底是从哪里出问题了呢?Isucric回到大本营后一直在想,没办法听别人说事。三姐妹中显得好像比姐姐还坚强的Ilabeas很担心她,而Isucric让她到一座饭店的阳台上,告诉她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
她决定去找母亲,离开马戏团。
这让Ilabeas充满了疑惑,不停地劝她,并且告诉她这么做和母亲当年匆匆离开又有什么区别呢?说到底都把马戏团放弃了吗?不不,不是这样的,这不是她想要的,这是她经手带大的马戏团。但是,到底该怎么做,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
她只是觉得这是突破的方法,仅此而已。
明明母亲已经是一个不会回来的人了,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Ilabeas无法阻止她,Ilabeas觉得Isucric好像放弃什么了。Isucric似乎一直都很自卑,看似坚强也只是她拼命假装的。
“对不起啊,抱歉不能继续陪着你们,对不起………Ietone就拜托你了,马戏团也一样,你比我更强,你能做得更好,Ilabeas。所以……对不起,我这么不争气…我明明应该在现在支撑你们的……”
Isucric说完,转身离场。
……
……
现在能知道的内容,故事直到跃下阳台,Isucric拉着丝带滑行而下,落地后消失在夜色的街道中就结束了。
现在她去了哪里呢? 有没有真的去找母亲呢?有没有收获什么,知道什么呢?
和母亲一样,没有她的消息,但Ilabeas和Ietone就是知道也相信着她还活着。也许当时她真的放弃了什么,但绝不是马戏团和大家,而是出于自身的东西。这是个荒谬的故事,也是个无法知道她是否自私的故事。而现在,就连魔法也不是什么恐怖都东西了,但纯粹的魔法使用者却比那段时期少了许多,近乎为个位数。
母亲,母亲,这两个字伴随了她一生,是她无法接触的概念。然而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她,又能否知道Ilabeas和Ietone已经将其放下了呢?

#0059-Asioco


—Candy Witch—

性别:♀ 种族:人类
能力:创造巧克力甜点
生日:12.26 身高:165cm
喜欢:巧克力、麦茶、蛋卷
讨厌:老鼠、荒唐童话
害怕:?
兴趣:?
住所:Sugady的糖果屋

Asioco不是她原本的名字,原本的名字是什么也记不清了,但是并不重要。她是人类,不是魔女,但她作为Sugady的徒弟成为了魔女。魔法不是所有普通人都能承受的,总有一些人会变得有些古怪,托魔法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损伤的福。
她小的时候非常喜欢糖果屋这个童话故事,总觉得自己也能到童话世界里去,在公园玩的时候迷路,机缘巧合地进入了Sugady的糖果森林中。就像小孩子的约定一样,即使被送回去后也说好了,拉钩约定会再回来。
Sugady倒是没当回事。
当Asioco再次来到这里时,她说她想成为像Sugady一样厉害的人。这片森林虽然被魔法隐藏,有时候会移动,但也有停留的情况,所以她非常巧合地又回到这里了。Sugady直接拒绝了,但在糖果森林移动前她还来玩了几次。
然后又过了多少年呢。
到底是命运安排,还是执着,还是巧合,她再次踏入小时候,被当做梦或幻想的地方Asioco从幼孩成长为少女,Sugady一点未变,在这种并非人来人往的地方,熟人再访让她倍感焦虑。她们两个像是时隔多年和老友再聚聊天,聊聊这几年自己遇到了什么、成为了什么样的人一样。
Asioco再次说到想成为魔女。
即使这么多年仍然还想,Asioco到底在执着什么呢?也许她只是,想朝着自己向往的地方而已。
家人怎么办呢?学业怎么办?迄今为止在外面的人生难道就此扼杀?要是学魔法或当魔女的话,都不能再出去和他们见面了,也会和人类社会形成半脱离状态,但即使这样有什么意义呢?师傅并不是什么厉害的魔女,只是一位甜甜的、点心这种不足以成就什么的魔女而已,魔法也不一定能全部学会,这对她的身体也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就算毕业了,最后到底能做到什么?
Asioco面对这些问题,毫不在乎。
Sugady确实能收下她这位学徒,但是她并不想打乱别人的一生——除非,那是对方自愿的,自愿从人类世界失踪的。虽然不是所有魔女都这么做,但Sugady是会匿藏的,但也许还出于Sugady潜意识想有个伙伴吧。对于Asioco的身体素质情况,Sugady也会点到为止。

或许是因为长期接触魔法自身受到损伤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过了太多年,这些事现在已经不太记得了。并无大碍,只是不需要记清楚也没关系的一些已经过去的事罢了。
Asioco目前只能凭空创造巧克力类的甜点,总是伴随着甜蜜的心形白雾,并不能像Sugady一样全面,她们也有在一起学习更多其他魔法。
人类无忧无虑地在魔女的森林里是否会是坏事呢。

#0058-Sugady


—Candy Witch—

性别:♀ 种族:魔女
能力:创造甜点
生日:1.8 身高:170cm
喜欢:甜品、糖霜、刨冰、甜蜜的味道、魔法
讨厌:苦涩味、不兼容的酸味
害怕:?
兴趣:修剪糖果树
住所:Sugady的糖果屋

在不定的地点,不定的时间,走进忽然浮现的茫茫白雾中,将有很小的概率会进入她的家,她的糖果森林里,就像是来到另一个空间一样。
糖果森林就和名字一样,是由糖果和一些甜品造的,走过沿途的小路径,能见到一座和童话故事里一样的糖果屋,那是Sugady的房子,散发着甜甜的香味。甜而不腻,淡而清新。
Sugady是一位专注于此的魔女,平日里没什么烦恼事,但对吃了甜食后吃水果很酸感到十分烦恼。或许与她不是那么好说话,但是她是个温柔的人,也会把情绪挂在脸上。
巨大的拐杖糖是她的魔法道具,可以用作飞行、施魔法、一般工具,但不能拿来吃(帽子上的糖果也不可以吃)。此外,也能改变拐杖糖的大小使其更方便携带。能用魔法创造甜点,总是伴随着小小的甜蜜星光。只要是她能通过想象而实现的点心,那都可以,但味道如何、是否符合预期不但看最后的效果,也要看她是否想象到位,但仅仅是饱腹程度是没问题的。所创造的甜点会附带魔法效果是她的特性。
在想转换口味的时候会用障眼法改变自己外貌,变得像普通人类一样去买食物(会有点小紧张,但很久很久才会出门)。钱来自出售自己的魔法甜品,但就算让其魔法效果再微乎其微也是由魔法做的,所以不会卖太多,自己也不想弄出麻烦。

Sugady曾是住在点心王国里的魔女,从小就生活在那里,在有其他魔女的糖果森林里长大。但她总觉得,自己并不是从出生的时候就在这里的。
有一天,在Kiasnak上任之前,非常非常久之前,糖人国王在位时,选择了前往眷恋的外界。那一天,年轻的Sugady一步步走进王宫,去向糖人国王请求出境许可。转过头,高至天花板的壁画总是映入她的眼帘。
作画有些抽象,所以她无法读懂画的是什么,但她总觉得很熟悉。画面上有王国城堡、高山湖泊、碎片一样的东西、魔法的星光,以及一个没有把上半张脸画上去的女人。Sugady一来就会问糖人国王那是谁,那是什么画,那副画没有名字,糖人国王也总是慈祥地笑着,没有回答她。,直到她说要离开那一天,她最后一次问道,糖人国王说了一句话。
“那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国王的话语依然很慈祥。
Sugady离开了,糖人国王没有挽留她,只是对她说:“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吧,那个人也是一样的。”
她穿过了大部分人不敢靠近的奇迹之洞,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有一两位魔女送别她。到达外界,取下点心王国的一小块,制作自己的空间。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的祖母创造了点心王国。她不知道,在她走了以后,糖人国王去世前将壁画卸下,不知藏于何处了。她也不知道,只有糖人国王一个人知道所有起因。她更不知道,她所穿越奇迹之洞的时候马上就掌握了其运作原理,当时却只是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耳语,也无意地做法和祖母一样,“搬走”了世界(点心王国)的一角,在外界制作了另一个空间里定居下。
一切都很很平静、惬意,在独自一人度过的时间里也制作了一些甜点动物。
直到那天,身为人类的Asioco迷路进来,声称她非常喜欢这里,想拜她为师,想成为和她一样厉害的魔女。Asioco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尽管拒绝却还回来,那没再相遇的几年后也再次回来,最后Sugady也不可思议地答应了。
尽管日复一日,生活却总是充满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