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丿星薇

Full name:莺夜 星薇
Birth day:5.27
Mailbox:2593823859@qq.com
世界总称:鸟笼的花园(Birdcage' Garden)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CN/yingyexingwei?event=0
—————————————————————————
未经允许禁止二次发布转载使用
【同人作品】方面可以适当使用和储存,需要经过我同意
请不要扒我黑历史"(ºДº*)!
不定期更新,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人很蠢不擅于表达,反射弧长
欢迎向我提问关于OC的问题(๑´u`๑ )

微博、MediBang、推特@人形丿星薇

#0047-Bakarne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
生日:11.29 身高:168cm
喜欢:风铃草、牛奶、热可可、温咖啡
讨厌:?
害怕:?
兴趣:?
住所:花幕村→阿斯特镇

Bronagh的母亲,对女儿的爱就如同风铃草的花语。
Bronagh的父亲也就是她的丈夫,在九年前的大乱战中去世,所以她得一个人扛起这个家——是这样没错,一开始还是有些措手不及,但之后也习惯了。
目前在外界阿斯特镇打工,只是一份很不起眼的工作而已。阿斯特镇靠海,她每天都要负责捉鱼,尽管不起眼却依然很忙,因为没有几个人干一起这件事。而穿着方面也可以说是耐防水的类型,习惯每天都这样了。
平时与Bronagh的联系主要靠写信的方式,在假日会回到花幕村看看女儿,带点土产,过不了多久就又离开了。阿斯特镇离这里很远,得先走出森林,再找个地方搭“缝隙列车”才能到那边。
阿斯特镇不同于花幕村,那里的一切大部分都是大理石和其他石头。

【数据读取中……】
【78%】
【58%】
“你好,我是“某人”。”
【0%】

#0046-Libeail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
生日:9.21 身高:170cm
喜欢:矮牵牛、卡曼橘、葡萄柚、散步、果汁
讨厌:葡萄、麻烦的事、天使
害怕:?
兴趣:散步、榨果汁、睡觉
住所:花幕村

眼神总有些懒懒散散的,不爱多管闲事但又愿意看戏,喜欢无所事事的样子。前职是图书馆馆长,但出于记书太麻烦而不干了,非常怕麻烦的类型。
和他交流有些令人烦恼,不喜欢去做费力不讨好或者单纯的帮别人这种事,要他帮忙得商量半天,尽管如此他也有可能不会去履行,就算对方是任何有权利的人。但又不是特别不负责任,不会把自己逼到无路可走,只能说非常按自己想法来。
据说他以前视力非常好的,但因为双眼视力曾在大乱战时被天使闪伤,所以需要戴着眼镜。现在提起这件事,本人的反应比较随便,但还是会笑得很吓人,即使现在还是很讨厌天使。
喜欢散步,任何地方都行,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和不去做事,甚至还能见到点小打小闹之类的。不知道为什么,倒是不让人觉得他是很讨厌的一个人,但不可能见面就有好感。
就像矮牵牛一样一直存在着,但都不怎么显眼。

#0045-Kira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操纵精神压力
生日:11.3 身高:171cm
喜欢:仙人球、仙人掌、茶、起司派、果冻
讨厌:粉末
害怕:?
兴趣:?
住所:花幕村

达尔镇的魔王Kred的妹妹,与哥哥一起作为魔王管理达尔镇,但他们两个的想法总是容易不符,十二年前因此原因与其大吵一架,随后离家出走。
在经过夜启镇时向Claramay问路,但由于当时事发突然,Claramay并没有意识到Kira没有恶意,Claramay执意要赶走她,Kira也无意间操纵精神压力压制Claramay,随后逃走。她们两个差点就打起来了,尽管这对Kira来说或许只是小事,但对Claramay来说那股压力从未体会过。
在外游走许久后,Kira来到了花幕村。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普普通通,这样对她的伪装来说或许也够了。
只是要怎样才能让那个魔王收留自己呢?敦角提出,只要和她合作,保证这里的安全,那么她也不会暴露Kira的身份,也会留下她。
这不是必要的,但对方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是魔王了,要是不答应,被说出去之后Kred一定会找来的,所以她答应了。不过,当下花幕村和绘洛村关系正紧张,她希望Kira能留意点。
即使是之后的战争也好,琐事也好,当一切安宁下来后,敦角履行了约定。只可惜Kira在大乱战时被切去了一只角,角链接着神经,让她痛了非常久。
现在在花幕村当老师,给大家教魔法课等等,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魔鬼老师”。认为严格对待总会比宽容要好,但她也会取一个适当的指数。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奇怪老师”,她散发的气场总是压垮学生,还有她一直遮住脸的刘海也被大家各种传言下面是什么样子。不过到近期,这种风波稍微平静了些。
敦角送了她一盆仙人球,形容她就如同仙人球一样坚强。虽然敦角的理由有点不明所以,不过她也挺喜欢仙人球的样子(而且还不怕扎)。
Kred一直在找她的足迹,但她认为Kred是找不到这里来的,所以不是很担心。

片段

“你是探险家?但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会来探索这里。”
“——兼考古学家。准确来说应该是考古学家兼探险家。小子,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发现这个遗迹。”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宝腾,但请叫我马叔。小子,你又叫什么名字?”
“Beauitre……Beauitre Twidor。为什么不能叫你宝腾?”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
“你是说,你甚至都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吗?你真没自信。”
“……小子,”马叔先是叹了一口气,显然是有点生气的那种,“尊重别人的选择是礼貌的第一步,也是最基本的。而且按年纪来说,你叫我马叔又没有问题,叫我本名才有问题。”
“尊重选择,可你也一直叫我‘小子’,不是吗?我可没说我叫‘小子’,或者你可以叫我‘小子’。”
“我叫任何人‘小子’都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了,这是以我的方式来衡量。我知道这不适用于别人,但也坏不到哪儿去,而且对你正当合适,就像我刚刚提到的。”
“行吧,我算是知道了,你一定是很避讳本名的类型!”Beauitre不想跟他计较下去了,向前查看马叔也在研究的壁画,“……所以你有研究出什么来吗?考古学家。”
“我有必要说给你听吗?”
“什么?你认为这是高级机密吗?壁画都刻在墙上了,任何人都能看见。”
“可你看不懂,对吧?”
“……”Beauitre愣了一下,“是看不懂啦。”
“哼,从我一路看来,壁画都表明这里以前是个繁华的王国,但倒不是说繁华得像别的大国一样。当王国危在旦夕时,有两位英雄拯救了这里……”
“那么英雄是谁?”
“一个熊和一匹马?”马叔皱眉,仔细看了下壁画的象形图案,“真是奇怪……之前的壁画历史表明他们那里从来没有这种生物……”
“是不是你理解错了?”Beauitre凑上前来,看见壁画刻着一只熊和一匹马,熊身上还有花纹,“嗯……说不定是我们的祖先?你知道的,他们请了外援之类的。”他耸肩。
“外援就请两个?我宁可相信他们是穿越的。”
“……我以为你是那种,很科学的类型?”
“什么?噢,不不不,我就是随口一说,但当你见惯了这些时,你不得不相信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小子。”
“你的意思是……你认真的吗?”
马叔给了Beauitre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去下一个房间了。那么Beauitre呢?算了,跟上去还能问到些事,虽然有点烦人,但反正他也要去看完这些房间。
“他不会是真的做过吧,邦邦?”Beauitre对他的蜥蜴说,“算了,来吧邦邦,这可能要花些时间,但我们从不缺时间,对吧?”
邦邦蹦蹦跳跳地跟上Beauitre,他们三个继续探索古迹,直到找到通往城市的出口。

#0044-Bronagh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弱化魔法
生日:12.17 身高:154cm
喜欢:含羞草、雏菊、草莓大福、牛奶拼图、壁画、黑白色、蜂蜜
讨厌:?
害怕:酸食
兴趣:玩牛奶拼图
住所:花幕村

Bronagh因为体质原因而休学,头发也会比常人变白得更快更多,她还有先天性左眼失明,不过这不会让她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她就像含羞草一样有些腼腆害羞,因为不太擅长社交所以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但是能和Soro正常交流。
能弱化别人的魔法,也能弱化自己的其他魔法,只是如果对方太强的话,Bronagh也无能为力,因为她本身就不够强壮。
喜欢一个人玩纯白的牛奶拼图、观察昆虫,读一读母亲写来的信。Bronagh的母亲在外工作,能回来的时间太少了。
Bronagh和Soro是在很久之前认识的,正直战斗结束,Soro为她送上温暖的关心。现在她和Soro一起认识了Fapha和Efimic,她形容为:最喜欢她们带来的甜甜的空气了!

#0043-Soro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使用蓝火
生日:7.21 身高:159cm
喜欢:雏菊、橘子、哈密瓜、《巴别塔传》、新奇事物
讨厌:蚬贝
害怕:Kira
兴趣:?
住所:花幕村

由于基因特性,翅膀和尾巴会像火焰一样分离散发着,从上面散发的部分会逐渐消失,这和呼吸一样自然,也不会烫到别人,翅膀和尾巴都是正常温度。
父母在九年前的战斗中牺牲,但她没表现出来什么情绪,总喜欢游手好闲,看见蚬贝(其实是大部分贝类)就会特别嫌弃。有一个奇怪的梦想是在蓬蓬的奶油上面睡觉,一定要是云那么大又很蓬松有弹性的奶油。
小时候读过一本名叫《巴别塔传》的书,虽然里面讲的都是叛乱,但她看得津津有味,现在怎么也找不到那本书了。稍微有点怀念的样子。
希望这个世界和雏菊一样和平,不过偶尔来点意外或许也不错,不然也很无聊。所以,她也会主动去找这种事做,比如去森林深处、山洞里。虽然她总是拉着Bronagh一起去,不过Bronagh也不会生气,她似乎没什么事可做。
Soro能放出蓝色的火焰,要用于野营、烹饪之类的其实并没有作用,食物可能会烧得很难吃,但这火能连续烧三天。不容易被水扑灭,但不是说完全不能。除此之外,可以用任何大量的血来扑灭它。
在这次“红雾事件”中认识到Fapha和Efimic,她们意外来到了花幕村。虽然在事件解决之后她们又分开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呢?也许永远不会了。

#0042-敦角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魔王(现)
能力:操纵气流
生日:4.6 身高:170cm
喜欢:白色风信子、各种花、柏叶麻薯、草木、菊花茶、介城、植物香包
讨厌:虫子、威胁
害怕:?
兴趣:散步、照顾植物
住所:花幕村

花幕村的魔王,像孩子一样好动。
从以前开始,就以“驱除邪祟”的理由来消灭自认为会对她或居民(大部分是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事物。只要是任何可能做到的做法,基本上都会去做,甚至有些执着,为此大部分人觉得她有些自私。但对于某个她暗地里喜欢的人,就如同白色风信子一样。
曾杀害了Cveck最关心的人,但她当时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察觉到异样,担心会夜长梦多而已。尽管并没有明显指向他,但她依然做了她最擅长的事,也就是“驱除邪祟”,只是当时Cveck逃走了。
她的行为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用因为什么理由,只因为她的直觉而已。
但她依然认为花幕村不够安全,希望能有什么东西能挡住来自外界的袭击。也并非什么杞人忧天,知道自己在外一定会有很多仇人才这么想的,却没有往改变的方向考虑(当然除了这点,对大家来说她本身是很好的人)。不过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那么一意孤行,那样执着。
当她知道绘洛村的神Kcibil拥有能架起岩山的力量时,一个让人有些难以想象的想法出来了:为什么不能让他来为花幕村建立防护罩呢?而且也能让绘洛村在前面挡住一部分。
事实上这很没道理,尽管他们都算好人,但Kcibil没有那种义务也没有那种理由帮她,在这个想法出来时,他们当时甚至不认识。但敦角总是那么执着,又显得有些不看气氛,也或者说是……只要遇到机会就一定不会让它逃走。她一直在告诉Kcibil她的想法,Kcibil也在不停地拒绝她,敦角来的次数太多,大家都随她自由进出,当然还是会提防她。
而有一天,敦角说,如果未来某天她真的很需要Kcibil,也许会用武力来让他同意。差不多就在那时候遇到了Kira,她觉得多一个这么强的队友一定不错,交换了条件让她留下。不过当时Kcibil马上就察觉到Kira的身份了,如果硬是打起来没什么胜算,倒不如一对一来。
敦角也觉得这样可以。
但真正到那一天时,双方的居民们都认为不能一直躲在后面,要做点什么,于是逐渐变成了大乱斗。虽然胜利有望,但她对此有些生气,索性直接去找Kcibil谈和,作为和平下来的条件还是之前提到的,为花幕村架起岩山,作为前线保护花幕村,相当于盾牌,不从这里通过便无法前往花幕村(当然,你还是可以瞬移)。
Kcibil不情愿地同意了。
在那之后,虽说双方交流的时间也变少了,甚至到后来已经没多少人知道这件事,但岩山依然围绕着花幕村,没有危险会过来,直到当Cveck再回来的哪天之前。

#0041-Tcelloc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天使(现)
能力:?
生日:10.8 身高:166cm
喜欢:滨菊、收藏东西、古典音乐、小型古董
讨厌:?
害怕:狗
兴趣:收集
住所:绘洛村

喜欢收藏东西,却算不上职业收藏家的天使,但总是有点稀里糊涂的,要是把小东西带出门很有可能搞丢,也许并不适合带东西,但做精细工作却没有问题。
Fapha的评价是和Eility不相上下呢!但他们两个要是在一起的话,没准也能互补对方的不足。
从小就与介城和Geck是朋友,对Tcelloc来说他们之间的友谊就和滨菊一样。不过他小时候很热衷于对介城恶作剧,想看看他还会做出什么表情,甚至对他放上了恶魔角发箍过。不过那种事已经是黑历史啦!
喜欢古典音乐,热衷于考究古董和文化,要知道一些古旧点的事儿,就可以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