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丿星薇

Full name:莺夜 星薇
Birth day:5.27
Mailbox:2593823859@qq.com
世界总称:鸟笼的花园(Birdcage' Garden)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CN/yingyexingwei?event=0
—————————————————————————
未经允许禁止二次发布转载使用
【同人作品】方面可以适当使用和储存,需要经过我同意
请不要扒我黑历史"(ºДº*)!
不定期更新,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人很蠢不擅于表达,反射弧长
欢迎向我提问关于OC的问题(๑´u`๑ )

微博、MediBang、推特@人形丿星薇

#0047-Bakarne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
生日:11.29 身高:168cm
喜欢:风铃草、牛奶、热可可、温咖啡
讨厌:?
害怕:?
兴趣:?
住所:花幕村→阿斯特镇

Bronagh的母亲,对女儿的爱就如同风铃草的花语。
Bronagh的父亲也就是她的丈夫,在九年前的大乱战中去世,所以她得一个人扛起这个家——是这样没错,一开始还是有些措手不及,但之后也习惯了。
目前在外界阿斯特镇打工,只是一份很不起眼的工作而已。阿斯特镇靠海,她每天都要负责捉鱼,尽管不起眼却依然很忙,因为没有几个人干一起这件事。而穿着方面也可以说是耐防水的类型,习惯每天都这样了。
平时与Bronagh的联系主要靠写信的方式,在假日会回到花幕村看看女儿,带点土产,过不了多久就又离开了。阿斯特镇离这里很远,得先走出森林,再找个地方搭“缝隙列车”才能到那边。
阿斯特镇不同于花幕村,那里的一切大部分都是大理石和其他石头。

P1-4是自设,P5-10是自设性转
这一波性转大部分是之前的服装对应,好奇的话可以去翻翻
怪盗线有写成为助手的过程啦(*ˉ︶ˉ*)

【数据读取中……】
【78%】
【58%】
“你好,我是“某人”。”
【0%】

#0046-Libeail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
生日:9.21 身高:170cm
喜欢:矮牵牛、卡曼橘、葡萄柚、散步、果汁
讨厌:葡萄、麻烦的事、天使
害怕:?
兴趣:散步、榨果汁、睡觉
住所:花幕村

眼神总有些懒懒散散的,不爱多管闲事但又愿意看戏,喜欢无所事事的样子。前职是图书馆馆长,但出于记书太麻烦而不干了,非常怕麻烦的类型。
和他交流有些令人烦恼,不喜欢去做费力不讨好或者单纯的帮别人这种事,要他帮忙得商量半天,尽管如此他也有可能不会去履行,就算对方是任何有权利的人。但又不是特别不负责任,不会把自己逼到无路可走,只能说非常按自己想法来。
据说他以前视力非常好的,但因为双眼视力曾在大乱战时被天使闪伤,所以需要戴着眼镜。现在提起这件事,本人的反应比较随便,但还是会笑得很吓人,即使现在还是很讨厌天使。
喜欢散步,任何地方都行,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和不去做事,甚至还能见到点小打小闹之类的。不知道为什么,倒是不让人觉得他是很讨厌的一个人,但不可能见面就有好感。
就像矮牵牛一样一直存在着,但都不怎么显眼。

想起更新同人,于是把千古前和最近的都抓来了(?)
P1-8普罗米亚,P5是和朋友玩左手绘
P9-10姜饼人

莺夜 真

种族:人类
能力:免疫精神类能力
性别:男
身高:164cm
年龄:16
生日:3.5
喜欢:动植物、清晨的空气、大自然、星空、朋友、奇妙的东西、烹饪、银河、水果、果汁、童话、绘本、红狐玩偶、流星雨、独角兽
讨厌:?

乌冬与生俱来的不光是可以免疫精神类能力的力量(也就是说幻觉、精神攻击和操纵都无效),还有他温柔软软的天使般的性格。
直到某年双亲在家中被纵火犯烧死,而乌冬当时还在回家的路上才没有遇上危险,但仍然遭到严重打击。失去双亲后,他被亲戚暂时抚养着,但他还没有适应失去双亲的情况,然后,仅仅是在那火灾的一两周后,在雨夜无人的街道上遇见了彼此。
遇见了一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他们两个十分震惊,那女孩叫星薇,他们仿佛像见到家人一样。在那之后,几乎每天都会见到对方,聊聊天,说说话。他们两个十分合得来,就像是真的兄弟姐妹。
她提出让乌冬做她的哥哥,并且把他带到她的小洋房里,留下一封给亲戚的信。并不是“爱情”,而是“亲情”吧,明明认识不久,但仍然被家人的命运绑定了,拥有了更真实的家人(不是说亲戚不好,只是没有那个感觉),并非鲁莽的行为,而是最好的方法。
只有一对兄妹的家,那之后,乌冬对于大面积火焰的心理阴影也慢慢散去了。并且有一个全新的名字,和星薇一样的姓氏,在她知道乌冬不会被幻觉包围后,为他取的名是“真”,代表真实。
随之而来的也就是剩下的那几个,他们最喜欢的那几个朋友。

性格软软的,就像乌冬一样,所以称呼就是乌冬,本人也挺喜欢的样子,现在叫本名的话反而有些不习惯了。擅长烹饪也擅长家务,不是娘娘腔只是很擅长而已。
有吸引不可思议生物的体质,也喜欢可爱的东西,但有点迷惑觉得自己是女性化的人。是大众情人,但本人并没有察觉到赫薇小姐对他的暗恋呢(笑)
直到最近才和星薇在家附近发现了荞麦(当时路过也没发现他们两个)这个人,对于荞麦,乌冬并没有感到嫉妒、猜疑或者任何负面的,而是有点害怕他很凶的样子,又有点好奇或同情他没有亲人。
隔天星薇让他去送东西给荞麦,才第一次近距离与他聊起来,虽然只是在门口而没有进屋,不过也提起了星薇。荞麦的反应比较迷,加之他当时也要出门了,便打发走乌冬了。虽然很紧张也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不过乌冬做到了一个人面对超凶的荞麦,真是可喜可贺。

注:
①被叫名字“真”的时候,出于被叫“乌冬”而习惯了,会觉得有点突然而不适应,但自我介绍的时候没关系。
②并不是那种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没主见的类型 但还是很听话的。
③辫子是扎在正中间的,由两个玫红蔷薇和条纹缎带扎起装饰。
————————————
“你好!我是莺夜真,可以的话也能叫我乌冬!”
“谢谢你!”
“哎哎💦”
“唔,妹妹跑到哪里去了……”
“赫薇小姐的便当看起来真棒!”

莺夜 星薇

种族:付丧神(人偶)
能力:操纵幻觉
性别:女
身高:164cm
年龄:300+(自称真实年龄,外表16上下)
生日:5.27
喜欢:童话、看书、蛋糕、蔷薇、星星、幻想、宇宙、粉蓝色、精灵、奇幻、都市传说、魔法、超自然事件、小鸟、谜语、刨冰、冰淇淋
讨厌:蠕虫、黏糊糊的东西、内脏、和别人共用同一个餐碗

原产自欧洲,其中一批在日本贩卖,做工精致的人偶。原本是只有100个的限量人偶,因为某些原因而被全部回收销毁了——除了被掉在废弃神社旁的那个。
不知道为什么被掉在那里,或是遗弃在那里了,那是一座山中的废弃神社,已经没有作为神社的作用了。被狸猫小姐发现后,放在神社里的某个台子上,静静坐着,无人理之。
差不多是睡了200+年。
有一天,突然醒了过来。
变成了人类般的身体,能够自己活动,也能说话,似乎是成为了一个付丧神。虽说是妖怪,心却还是人。当再次遇见狸猫小姐时,她算是成了星薇的第一个朋友吧。给她介绍了好多东西,还有如何捡到一个人偶的事。虽然在这山里与其他妖怪交朋友,偶尔去城市里看看人类,但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孤单感。
有一天,突然想要离开这座山。
告别了妖怪朋友们,前往遥远海外的地方,像是一场冒险,但并不是四处漂泊,而是去寻找一个能居住的地方。她在某个地方找到了废弃的小洋房,虽然已经废弃有段时间了,但还挺坚固的,稍微修一下就能住了。反正,自己也有大把时间去修,只是有没有耐心的问题而已。
在她几乎稳定住下的那个时候,遇到了一个长得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无家可归的人类,就是现在的哥哥『莺夜 真』,也就是『乌冬』。
随之而来的是她现在最喜欢的那几个人。

操纵的幻觉是,能够直接损伤到对方精神的程度,并且像浑身痒痒却挠不开那种也是如此,不会想再经历一次的。
惯用武器是洋伞和飞镖,有时还会用一些奇怪的毒(非吸毒的),大部分提取自植物,总在一个房间里悄悄制作,被条子抓住就遭了,一般是装在小瓶子里或用毒针,会用特别漂亮的玻璃瓶装。——其实这一切没有你想的那么黑暗,而且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不过对此哥哥不太知情。
不会烹饪,有些炸厨房,因为喜欢动植物所以在庭院里种了很多植物,不小心的话可能会遭殃。

注:
①扎起双马尾的时候头发能到脚踝,但由于是末端微卷起,所以实际长度可能会更长一些。
②伞内壁是淡蓝色,边缘渐变淡粉色。不知为何,伞外那一圈蔷薇好像永远不会枯萎,是真正活着的花。但是伞尖是真的很尖,能戳穿东西。
③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能找到有魔法的东西。
④不对熟人以外的人说自己的真实年龄,但说16岁左右也没什么可疑的,也许她的外表还会成长吧(快慢未知)。
————————————
“你好,我叫星薇,莺夜星薇。”
“不要抢我哥啦!!”(对指定某人)
“需要的话,我会为你定制一场(幻觉中的)奇妙探险。”
“啊不,不要让我进厨房,我是说真的……”
“喜欢吗?那是我用星粉做的星图。”

#0045-Kira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操纵精神压力
生日:11.3 身高:171cm
喜欢:仙人球、仙人掌、茶、起司派、果冻
讨厌:粉末
害怕:?
兴趣:?
住所:花幕村

达尔镇的魔王Kred的妹妹,与哥哥一起作为魔王管理达尔镇,但他们两个的想法总是容易不符,十二年前因此原因与其大吵一架,随后离家出走。
在经过夜启镇时向Claramay问路,但由于当时事发突然,Claramay并没有意识到Kira没有恶意,Claramay执意要赶走她,Kira也无意间操纵精神压力压制Claramay,随后逃走。她们两个差点就打起来了,尽管这对Kira来说或许只是小事,但对Claramay来说那股压力从未体会过。
在外游走许久后,Kira来到了花幕村。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普普通通,这样对她的伪装来说或许也够了。
只是要怎样才能让那个魔王收留自己呢?敦角提出,只要和她合作,保证这里的安全,那么她也不会暴露Kira的身份,也会留下她。
这不是必要的,但对方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是魔王了,要是不答应,被说出去之后Kred一定会找来的,所以她答应了。不过,当下花幕村和绘洛村关系正紧张,她希望Kira能留意点。
即使是之后的战争也好,琐事也好,当一切安宁下来后,敦角履行了约定。只可惜Kira在大乱战时被切去了一只角,角链接着神经,让她痛了非常久。
现在在花幕村当老师,给大家教魔法课等等,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魔鬼老师”。认为严格对待总会比宽容要好,但她也会取一个适当的指数。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奇怪老师”,她散发的气场总是压垮学生,还有她一直遮住脸的刘海也被大家各种传言下面是什么样子。不过到近期,这种风波稍微平静了些。
敦角送了她一盆仙人球,形容她就如同仙人球一样坚强。虽然敦角的理由有点不明所以,不过她也挺喜欢仙人球的样子(而且还不怕扎)。
Kred一直在找她的足迹,但她认为Kred是找不到这里来的,所以不是很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