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丿星薇

Full name:莺夜 星薇
Birth day:5.27
Mailbox:2593823859@qq.com
世界总称:鸟笼的花园(Birdcage' Garden)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CN/yingyexingwei?event=0
—————————————————————————
未经允许禁止二次发布转载使用
【同人作品】方面可以适当使用和储存,需要经过我同意。
请不要扒我黑历史"(ºДº*)!
不定期更新,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人很蠢不擅于表达,反射弧长,渴望得到大家的喜欢而努力变得更好。
欢迎向我提问关于OC的问题(๑´u`๑ )

微博、百度贴吧、MediBang、推特@人形丿星薇

想起更新同人,于是把千古前和最近的都抓来了(?)
P1-8普罗米亚,P5是和朋友玩左手绘
P9-10姜饼人

莺夜 绪

种族:念想体
能力:?
性别:男
身高:169cm
年龄:20(对外宣称,实际19)
生日:3.30
喜欢:马卡龙、鸡尾酒、怪谈、耳环、恐怖片、圆蔷薇饰品、在墙上喷漆画、链锤、流星锤、狼牙棒、球棒、银河黑、牛奶、刨冰
讨厌:?

白天是小混混(大概去黑道混×),晚上去牛郎店打工,看起来第一印象是很高冷但又很狂妄的一个人,去牛郎店打工也都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喜欢女孩子,但其实意外地纯情,有迷之吸引女性的体质。
天不怕地不怕,出于觉得自己可以随性摆弄女性,所以被赫薇小姐(她看见牛郎店里有个好像乌冬的粉发男孩就进去确认了一下)暴打了一顿,没想到却对她动了感情。
赫薇小姐:你妈妈没教过你要对女孩子温柔点吗??(暴打)
不知道为什么,让人觉得被赫薇小姐打的话似乎有点抖M,当然本人也不喜欢经常被打,谁知道到底是不是呢。但和他混熟的话也会觉得是挺不错、有个性的一个人。
称号是荞麦,对外称自己的名字是『Rory』,实际上的名字是『莺夜 绪』,但不喜欢被叫这个柔软的感觉的名字。不过对于荞麦这个称呼,似乎没有太过在意。
很擅长英语的样子,不爱让别人知道自己具体喜欢和讨厌什么,让人觉得是挺神秘的一个家伙。似乎会经常换耳环样式戴,并且有时是一只耳朵戴,有时是两只耳朵戴,听说有一抽屉那么多的耳环!
酒量还行,酒后一般不会吐露秘密,他还是很认真的,并且告白方面也不需要以酒促使(但还是会紧张)。出于讨厌到水里,所以尽管会游泳对别人还是会说自己不会游泳。
非常不怕痛,但并不喜欢流血。和别人打起来是一定会打起来的,如果对方是敌人那么一定要打得对方屁滚尿流才会舒坦。
其实并不算不良少年,本身也是个好孩子,只不过荞麦很有个性,特立独行而已。有时早晨会去河边,靠在围栏上俯视河流以及对岸的高速列车,打发时间。这时候比较好说话的样子,可以搭话。

实则是一个念想体,要比喻的话,和都市传说的角色具现化差不多。那只是个比喻,念想体是一个由众多人谈论的一个不存在的人,最终因为大家的话语而成为活生生的生物。不过荞麦和人类没有区别。
在星薇遇到乌冬之前,有一群人(?)在创作不存在的人物,每个人都可以原创创作,她觉得有趣就加入了。不过有很多地方也不是她自己创作的,有人会提出更好的想法,但总之,荞麦这个角色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悄悄诞生了,并且当时没人会觉得创作的东西会变成真的,早就忘了。
荞麦这个称呼也是小伙伴们取的,这些关于荞麦的设定星薇都写进了小本子,然后被封存了很久。
直到她和乌冬看见荞麦路过的那一刻,她就想起这件事了,赶紧去翻翻那个小本子,稍微有点在意荞麦会不会搞出什么大事。目前除了他像迷之转学生般突然地出现,其他搞出来的事儿其实还好。
荞麦已经成形,不会再因为“创造者想更改设定”而改变了,完全拥有自己的想法。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存在的,但出现行踪是最近的。
不过总觉得这个人有点欠揍呢。
荞麦刚诞生(成为真实存在的人)时也是人类婴儿的样子,被发现后有人把他送去孤儿院了,成长的道路可以说是非常坎坷了。

注:
①叫他小绪会很生气×
②有一对从外地买来的红宝石耳环,虽然摊主说“可以预防一切魔法诅咒,包括魔音的精神操纵”,但他当时是不信的,只是觉得好看才买的。结果是真货,但没有遇到过那种情况,那么他还是不知道。
③后期和乌冬意外地聊得来。
④不喝牛奶睡不着体质。
⑤虽然喜欢一些危险物品,但不会乱用的。
————————————
“本大爷的名字可是Rory,给我记好了!!”
“正面打啊,怂逼!”
“嗯?你也喜欢马卡龙?”
“不许叫我小绪!”(生气)
“亲…亲一下的话不就应该结婚吗……?”(对指定某人)

莺夜 真

种族:人类
能力:免疫精神类能力
性别:男
身高:164cm
年龄:16
生日:3.5
喜欢:动植物、清晨的空气、大自然、星空、朋友、奇妙的东西、烹饪、银河、水果、果汁、童话、绘本、红狐玩偶、流星雨、独角兽
讨厌:?

乌冬与生俱来的不光是可以免疫精神类能力的力量(也就是说幻觉、精神攻击和操纵都无效),还有他温柔软软的天使般的性格。
直到某年双亲在家中被纵火犯烧死,而乌冬当时还在回家的路上才没有遇上危险,但仍然遭到严重打击。失去双亲后,他被亲戚暂时抚养着,但他还没有适应失去双亲的情况,然后,仅仅是在那火灾的一两周后,在雨夜无人的街道上遇见了彼此。
遇见了一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他们两个十分震惊,那女孩叫星薇,他们仿佛像见到家人一样。在那之后,几乎每天都会见到对方,聊聊天,说说话。他们两个十分合得来,就像是真的兄弟姐妹。
她提出让乌冬做她的哥哥,并且把他带到她的小洋房里,留下一封给亲戚的信。并不是“爱情”,而是“亲情”吧,明明认识不久,但仍然被家人的命运绑定了,拥有了更真实的家人(不是说亲戚不好,只是没有那个感觉),并非鲁莽的行为,而是最好的方法。
只有一对兄妹的家,那之后,乌冬对于大面积火焰的心理阴影也慢慢散去了。并且有一个全新的名字,和星薇一样的姓氏,在她知道乌冬不会被幻觉包围后,为他取的名是“真”,代表真实。
随之而来的也就是剩下的那几个,他们最喜欢的那几个朋友。

性格软软的,就像乌冬一样,所以称呼就是乌冬,本人也挺喜欢的样子,现在叫本名的话反而有些不习惯了。擅长烹饪也擅长家务,不是娘娘腔只是很擅长而已。
有吸引不可思议生物的体质,也喜欢可爱的东西,但有点迷惑觉得自己是女性化的人。是大众情人,但本人并没有察觉到赫薇小姐对他的暗恋呢(笑)
直到最近才和星薇在家附近发现了荞麦(当时路过也没发现他们两个)这个人,对于荞麦,乌冬并没有感到嫉妒、猜疑或者任何负面的,而是有点害怕他很凶的样子,又有点好奇或同情他没有亲人。
隔天星薇让他去送东西给荞麦,才第一次近距离与他聊起来,虽然只是在门口而没有进屋,不过也提起了星薇。荞麦的反应比较迷,加之他当时也要出门了,便打发走乌冬了。虽然很紧张也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不过乌冬做到了一个人面对超凶的荞麦,真是可喜可贺。

注:
①被叫名字“真”的时候,出于被叫“乌冬”而习惯了,会觉得有点突然而不适应,但自我介绍的时候没关系。
②并不是那种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没主见的类型 但还是很听话的。
③辫子是扎在正中间的,由两个玫红蔷薇和条纹缎带扎起装饰。
————————————
“你好!我是莺夜真,可以的话也能叫我乌冬!”
“谢谢你!”
“哎哎💦”
“唔,妹妹跑到哪里去了……”
“赫薇小姐的便当看起来真棒!”

莺夜 星薇

种族:付丧神(人偶)
能力:操纵幻觉
性别:女
身高:164cm
年龄:300+(自称真实年龄,外表16上下)
生日:5.27
喜欢:童话、看书、蛋糕、蔷薇、星星、幻想、宇宙、粉蓝色、精灵、奇幻、都市传说、魔法、超自然事件、小鸟、谜语、刨冰、冰淇淋
讨厌:蠕虫、黏糊糊的东西、内脏、和别人共用同一个餐碗

原产自欧洲,其中一批在日本贩卖,做工精致的人偶。原本是只有100个的限量人偶,因为某些原因而被全部回收销毁了——除了被掉在废弃神社旁的那个。
不知道为什么被掉在那里,或是遗弃在那里了,那是一座山中的废弃神社,已经没有作为神社的作用了。被狸猫小姐发现后,放在神社里的某个台子上,静静坐着,无人理之。
差不多是睡了200+年。
有一天,突然醒了过来。
变成了人类般的身体,能够自己活动,也能说话,似乎是成为了一个付丧神。虽说是妖怪,心却还是人。当再次遇见狸猫小姐时,她算是成了星薇的第一个朋友吧。给她介绍了好多东西,还有如何捡到一个人偶的事。虽然在这山里与其他妖怪交朋友,偶尔去城市里看看人类,但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孤单感。
有一天,突然想要离开这座山。
告别了妖怪朋友们,前往遥远海外的地方,像是一场冒险,但并不是四处漂泊,而是去寻找一个能居住的地方。她在某个地方找到了废弃的小洋房,虽然已经废弃有段时间了,但还挺坚固的,稍微修一下就能住了。反正,自己也有大把时间去修,只是有没有耐心的问题而已。
在她几乎稳定住下的那个时候,遇到了一个长得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无家可归的人类,就是现在的哥哥『莺夜 真』,也就是『乌冬』。
随之而来的是她现在最喜欢的那几个人。

操纵的幻觉是,能够直接损伤到对方精神的程度,并且像浑身痒痒却挠不开那种也是如此,不会想再经历一次的。
惯用武器是洋伞和飞镖,有时还会用一些奇怪的毒(非吸毒的),大部分提取自植物,总在一个房间里悄悄制作,被条子抓住就遭了,一般是装在小瓶子里或用毒针,会用特别漂亮的玻璃瓶装。——其实这一切没有你想的那么黑暗,而且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不过对此哥哥不太知情。
不会烹饪,有些炸厨房,因为喜欢动植物所以在庭院里种了很多植物,不小心的话可能会遭殃。

注:
①扎起双马尾的时候头发能到脚踝,但由于是末端微卷起,所以实际长度可能会更长一些。
②伞内壁是淡蓝色,边缘渐变淡粉色。不知为何,伞外那一圈蔷薇好像永远不会枯萎,是真正活着的花。但是伞尖是真的很尖,能戳穿东西。
③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能找到有魔法的东西。
④不对熟人以外的人说自己的真实年龄,但说16岁左右也没什么可疑的,也许她的外表还会成长吧(快慢未知)。
————————————
“你好,我叫星薇,莺夜星薇。”
“不要抢我哥啦!!”(对指定某人)
“需要的话,我会为你定制一场(幻觉中的)奇妙探险。”
“啊不,不要让我进厨房,我是说真的……”
“喜欢吗?那是我用星粉做的星图。”

#0045-Kira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操纵精神压力
生日:11.3 身高:171cm
喜欢:仙人球、仙人掌、茶、起司派、果冻
讨厌:粉末
害怕:?
兴趣:?
住所:花幕村

达尔镇的魔王Kred的妹妹,与哥哥一起作为魔王管理达尔镇,但他们两个的想法总是容易不符,十二年前因此原因与其大吵一架,随后离家出走。
在经过夜启镇时向Claramay问路,但由于当时事发突然,Claramay并没有意识到Kira没有恶意,Claramay执意要赶走她,Kira也无意间操纵精神压力压制Claramay,随后逃走。她们两个差点就打起来了,尽管这对Kira来说或许只是小事,但对Claramay来说那股压力从未体会过。
在外游走许久后,Kira来到了花幕村。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普普通通,这样对她的伪装来说或许也够了。
只是要怎样才能让那个魔王收留自己呢?敦角提出,只要和她合作,保证这里的安全,那么她也不会暴露Kira的身份,也会留下她。
这不是必要的,但对方一眼就看出来自己是魔王了,要是不答应,被说出去之后Kred一定会找来的,所以她答应了。不过,当下花幕村和绘洛村关系正紧张,她希望Kira能留意点。
即使是之后的战争也好,琐事也好,当一切安宁下来后,敦角履行了约定。只可惜Kira在大乱战时被切去了一只角,角链接着神经,让她痛了非常久。
现在在花幕村当老师,给大家教魔法课等等,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魔鬼老师”。认为严格对待总会比宽容要好,但她也会取一个适当的指数。同时也是学生口中的“奇怪老师”,她散发的气场总是压垮学生,还有她一直遮住脸的刘海也被大家各种传言下面是什么样子。不过到近期,这种风波稍微平静了些。
敦角送了她一盆仙人球,形容她就如同仙人球一样坚强。虽然敦角的理由有点不明所以,不过她也挺喜欢仙人球的样子(而且还不怕扎)。
Kred一直在找她的足迹,但她认为Kred是找不到这里来的,所以不是很担心。

片段

“你是探险家?但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会来探索这里。”
“——兼考古学家。准确来说应该是考古学家兼探险家。小子,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发现这个遗迹。”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宝腾,但请叫我马叔。小子,你又叫什么名字?”
“Beauitre……Beauitre Twidor。为什么不能叫你宝腾?”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
“你是说,你甚至都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吗?你真没自信。”
“……小子,”马叔先是叹了一口气,显然是有点生气的那种,“尊重别人的选择是礼貌的第一步,也是最基本的。而且按年纪来说,你叫我马叔又没有问题,叫我本名才有问题。”
“尊重选择,可你也一直叫我‘小子’,不是吗?我可没说我叫‘小子’,或者你可以叫我‘小子’。”
“我叫任何人‘小子’都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了,这是以我的方式来衡量。我知道这不适用于别人,但也坏不到哪儿去,而且对你正当合适,就像我刚刚提到的。”
“行吧,我算是知道了,你一定是很避讳本名的类型!”Beauitre不想跟他计较下去了,向前查看马叔也在研究的壁画,“……所以你有研究出什么来吗?考古学家。”
“我有必要说给你听吗?”
“什么?你认为这是高级机密吗?壁画都刻在墙上了,任何人都能看见。”
“可你看不懂,对吧?”
“……”Beauitre愣了一下,“是看不懂啦。”
“哼,从我一路看来,壁画都表明这里以前是个繁华的王国,但倒不是说繁华得像别的大国一样。当王国危在旦夕时,有两位英雄拯救了这里……”
“那么英雄是谁?”
“一个熊和一匹马?”马叔皱眉,仔细看了下壁画的象形图案,“真是奇怪……之前的壁画历史表明他们那里从来没有这种生物……”
“是不是你理解错了?”Beauitre凑上前来,看见壁画刻着一只熊和一匹马,熊身上还有花纹,“嗯……说不定是我们的祖先?你知道的,他们请了外援之类的。”他耸肩。
“外援就请两个?我宁可相信他们是穿越的。”
“……我以为你是那种,很科学的类型?”
“什么?噢,不不不,我就是随口一说,但当你见惯了这些时,你不得不相信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小子。”
“你的意思是……你认真的吗?”
马叔给了Beauitre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去下一个房间了。那么Beauitre呢?算了,跟上去还能问到些事,虽然有点烦人,但反正他也要去看完这些房间。
“他不会是真的做过吧,邦邦?”Beauitre对他的蜥蜴说,“算了,来吧邦邦,这可能要花些时间,但我们从不缺时间,对吧?”
邦邦蹦蹦跳跳地跟上Beauitre,他们三个继续探索古迹,直到找到通往城市的出口。

#0044-Bronagh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弱化魔法
生日:12.17 身高:154cm
喜欢:含羞草、雏菊、草莓大福、牛奶拼图、壁画、黑白色、蜂蜜
讨厌:?
害怕:酸食
兴趣:玩牛奶拼图
住所:花幕村

Bronagh因为体质原因而休学,她还有先天性左眼失明,不过这不会让她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她就像含羞草一样有些腼腆害羞,因为不太擅长社交所以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但是能和Soro正常交流。
能弱化别人的魔法,也能弱化自己的其他魔法,只是如果对方太强的话,Bronagh也无能为力,因为她本身就不够强壮。
喜欢一个人玩纯白的牛奶拼图、观察昆虫,读一读母亲写来的信。Bronagh的母亲在外工作,能回来的时间太少了。
Bronagh和Soro是在很久之前认识的,正直战斗结束,Soro为她送上温暖的关心。现在她和Soro一起认识了Fapha和Efimic,她形容为:最喜欢她们带来的甜甜的空气了!

#0043-Soro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恶魔(现)
能力:使用蓝火
生日:7.21 身高:159cm
喜欢:雏菊、橘子、哈密瓜、《巴别塔传》、新奇事物
讨厌:蚬贝
害怕:Kira
兴趣:?
住所:花幕村

由于基因特性,翅膀和尾巴会像火焰一样分离散发着,从上面散发的部分会逐渐消失,这和呼吸一样自然,也不会烫到别人,翅膀和尾巴都是正常温度。
父母在九年前的战斗中牺牲,但她没表现出来什么情绪,总喜欢游手好闲,看见蚬贝(其实是大部分贝类)就会特别嫌弃。有一个奇怪的梦想是在蓬蓬的奶油上面睡觉,一定要是云那么大又很蓬松有弹性的奶油。
小时候读过一本名叫《巴别塔传》的书,虽然里面讲的都是叛乱,但她看得津津有味,现在怎么也找不到那本书了。稍微有点怀念的样子。
希望这个世界和雏菊一样和平,不过偶尔来点意外或许也不错,不然也很无聊。所以,她也会主动去找这种事做,比如去森林深处、山洞里。虽然她总是拉着Bronagh一起去,不过Bronagh也不会生气,她似乎没什么事可做。
Soro能放出蓝色的火焰,要用于野营、烹饪之类的其实并没有作用,食物可能会烧得很难吃,但这火能连续烧三天。不容易被水扑灭,但不是说完全不能。除此之外,可以用任何大量的血来扑灭它。
在这次“红雾事件”中认识到Fapha和Efimic,她们意外来到了花幕村。虽然在事件解决之后她们又分开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呢?也许永远不会了。

#0042-敦角


—白色的花 White Flowers—

性别:♀ 种族:魔王(现)
能力:操纵气流
生日:4.6 身高:170cm
喜欢:白色风信子、各种花、柏叶麻薯、草木、菊花茶、介城、植物香包
讨厌:虫子、威胁
害怕:?
兴趣:散步、照顾植物
住所:花幕村

花幕村的魔王,像孩子一样好动。
从以前开始,就以“驱除邪祟”的理由来消灭自认为会对她或居民(大部分是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事物。只要是任何可能做到的做法,基本上都会去做,甚至有些执着,为此大部分人觉得她有些自私。但对于某个她暗地里喜欢的人,就如同白色风信子一样。
曾杀害了Cveck最关心的人,但她当时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察觉到异样,担心会夜长梦多而已。尽管并没有明显指向他,但她依然做了她最擅长的事,也就是“驱除邪祟”,只是当时Cveck逃走了。
她的行为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用因为什么理由,只因为她的直觉而已。
但她依然认为花幕村不够安全,希望能有什么东西能挡住来自外界的袭击。也并非什么杞人忧天,知道自己在外一定会有很多仇人才这么想的,却没有往改变的方向考虑(当然除了这点,对大家来说她本身是很好的人)。不过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那么一意孤行,那样执着。
当她知道绘洛村的神Kcibil拥有能架起岩山的力量时,一个让人有些难以想象的想法出来了:为什么不能让他来为花幕村建立防护罩呢?而且也能让绘洛村在前面挡住一部分。
事实上这很没道理,尽管他们都算好人,但Kcibil没有那种义务也没有那种理由帮她,在这个想法出来时,他们当时甚至不认识。但敦角总是那么执着,又显得有些不看气氛,也或者说是……只要遇到机会就一定不会让它逃走。她一直在告诉Kcibil她的想法,Kcibil也在不停地拒绝她,敦角来的次数太多,大家都随她自由进出,当然还是会提防她。
而有一天,敦角说,如果未来某天她真的很需要Kcibil,也许会用武力来让他同意。差不多就在那时候遇到了Kira,她觉得多一个这么强的队友一定不错,交换了条件让她留下。不过当时Kcibil马上就察觉到Kira的身份了,如果硬是打起来没什么胜算,倒不如一对一来。
敦角也觉得这样可以。
但真正到那一天时,双方的居民们都认为不能一直躲在后面,要做点什么,于是逐渐变成了大乱斗。虽然胜利有望,但她对此有些生气,索性直接去找Kcibil谈和,作为和平下来的条件还是之前提到的,为花幕村架起岩山,作为前线保护花幕村,相当于盾牌,不从这里通过便无法前往花幕村(当然,你还是可以瞬移)。
Kcibil不情愿地同意了。
在那之后,虽说双方交流的时间也变少了,甚至到后来已经没多少人知道这件事,但岩山依然围绕着花幕村,没有危险会过来,直到当Cveck再回来的哪天之前。